隐债化解进入新阶段 发行特殊债予以置换可期

来源于:证券时报 日期:2023-07-28 浏览:462

防范化解重点领域风险工作再迎新部署,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指出,要有效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

受访专家认为,一揽子化债方案将在“遏增量、化存量”基础上制定,具体或包括优化债务期限结构、降低债务利息负担、建立长效机制等。短期来看,通过发行新一轮特殊再融资债券进行债务置换较有可能;长期来看,推动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仍是必要之举。

化债方案将贯彻“遏增量、化存量”原则

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将制定实施一揽子化债方案,这意味着化债工作已从明确思路阶段到了制定方案阶段,化债工作正在稳步推进中。中国投资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副总经理谭志国对证券时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对于有效防范化解地方债务风险,财政部部长刘昆在6月26日作《国务院关于2022年中央决算的报告》时有所说明。他表示,要督促省级政府加大对市县工作力度,立足自身努力,统筹资金资产资源和各类政策措施稳妥化解隐性债务存量,逐步降低风险水平。对新增、少报漏报隐性债务和化债不实等问题及时查处、追责问责。

虽然会议未提及新增隐性债务,但受访专家一致认为,这并不能说明增量隐性债务风险的防范工作会有所放松,地方债务风险的处置原则一直是“遏增量、化存量”。

在谭志国看来,即将制定实施的化债方案预计将围绕优化债务期限结构、降低债务利息负担、隐性债务法定债务统一监管、建立长效机制等方面推出具体举措。

新一轮特殊再融资债或推行

近年来,各地方政府为坚守不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采取了各种措施化解地方债务风险。当前,通过金融机构对债务进行置换和展期,从而优化债务期限结构,降低利息负担,受到市场普遍期待。

财政部PPP专家库专家、360政企安全集团投资总监唐川对记者表示,考虑到当前地方待置换债务总额的量级以及财政新增债务限额流程的复杂性,引入银行等金融机构资金,以信贷或特殊再融债券的形式参与本轮地方债务化解或是大概率选项。

自年初以来,中央到地方均有提到隐性债务处置工作。2月16日出版的《求是》发表重要文章《当前经济工作的几个重大问题》,明确提出“加大存量隐性债务处置力度,优化债务期限结构,降低利息负担”的处置思路。地方政府层面,贵州省在2023年预算草案报告中提出,将通过争取中央支持、金融机构展期降息、盘活资源资产等方式,推动各地将债务利息足额纳入预算。

“若有新一轮隐性债务置换,大概率仍会采取发行特殊再融资债的方式。”广发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刘郁认为。特殊再融资债由财政部下达,理论发行规模为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与余额之间的差额。从地方政府债务空间的角度来看,特殊再融资债大规模发行的概率不高。新一轮特殊再融资债规模可能在5000亿元~6000亿元的水平。

不论是备受期待的地方债务置换和展期,还是盘活存量资产、成立新的平台进行再融资,谭志国认为,金融机构作为政府债务的主要债权人,将在政府债务风险化解中扮演重要角色。在积极配合地方政府化解债务风险的同时,完善自身信贷风险防控体系。

推动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

长期来看,建立健全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长效机制,推动融资平台市场化转型仍是遏制新增隐性债务的有力抓手。受访专家同时提醒,应当注意推进融资平台转型过程中,城投债券市场的信用风险将不可避免地加大。

谭志国指出,简单依靠发债置换解决不了中长期根本问题,也与中央“不救助”“不兜底”的精神相悖。政府债务问题的根本解决,最终还是需要体制机制的变革,特别是要深化财税体制改革,夯实地方基本财力和自我发展能力。

光大证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张旭对记者说,导致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屡禁不止的原因主要为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金融机构的政府兜底幻想、融资平台公司的预算软约束所形成的信用扩张机制。而融资平台公司的市场化转型是淡化和终结上述信用扩张机制、遏制新增隐性债务的有力抓手。同时,应尽力避免城投债券违约,将该品种的违约率控制在金融市场可以承受的范围内。

“当前在经济复苏不及预期的背景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明显下降。为此,地方政府应该确保城投债的按时兑付。”中泰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表示,违约不仅不能解决债务问题,反而会恶化区域信用环境,导致地方国企融资难、融资贵。从未来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看,政府部门仍需要持续举债来实现经济平稳增长,需要保持政府信用。